一分快三 >一分快三 >星空

星空下 | 大暑节气稻飘香
时间:2019-09-09 16:03:04 来源:岳阳日报特稿部

  

截图20190909162531.png

         大暑来了,乡村田野上黄澄澄的一片,稻子熟了,一垄垄稻田,沉甸甸的稻谷压弯了腰,在微风的吹拂下翻着金浪。俗话说:“小暑吃水,大暑吃谷。”大暑一到,知了叫得格外欢快,催着人们开镰收割,抢收、抢种俗称“双抢”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如今“双抢”这词在人们心目中逐渐淡忘,但在我心中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至今难忘。

  “双抢”是过去农村最繁忙的季节,场面热烈,就像是一场决胜的人民战争,全民重视。“双抢”前夕,人们摩拳擦掌,在思想上、物质上备战“双抢”。不打无准备之仗,事前,生产队预先修整好大小农具,翻整晒谷场地,那时的晒谷禾场是原始的地坪,用牛拉着石滚把地面压紧压实,然后用牛屎稀释糊在地上,被太阳晒干后就成了老式的混凝土晒谷坪了。农户每家每户请木匠做禾担子、整秧架子,去镇上买禾镰、扁担、草帽、斗笠等。“双抢”开始,全力以赴,各尽所能,各守其责,男女老少全部出动。铁姑娘主力军割稻、插秧大显身手;男子汉挑担、用牛干重活;学生娃儿们在田中爬“格子”;老、弱、孕、残也力所能及干杂活。人人有事做,事事有人做,干劲十足,各行各业支援“双抢”出大力。干部率先下到了田间,供销社货郎担销售到了户头,广播宣传播到了心坎,赤脚医生送医送药到了地头,工人、教师也投入其中,战斗在“双抢”一线。“双抢”期间,人人挣工分,个个争先进,顶烈日,斗酷暑,披星戴月,不叫苦,不喊累。那时,插秧我也在行,虽不是“飚秧手”,但也不马虎,插田就像鸡子啄食似的,一天插一亩多田不在话下。甚至我与同伴笨鸟先飞, 早去晚归,中午,饭还在口里, 我们就拿着一把秧草出门了,太阳火辣辣的, 炙烤着大地,来到田间,田里的水晒得烫脚, 连来不及躲避的泥鳅也难免一劫。我们只得穿上长衣、长裤防晒免烫,一身汗水一身泥,干了湿,湿了干,就这样起起落落几十天,直至立秋。正如大家所说:“‘双抢’上岸,脚烂手烂。”此话一点不假,现在想起还后怕。

  如今大暑来了,我到乡村走访,满眼金色,稻子熟了,所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。无法找到过去“双抢”时那种农忙迹象了,农户见忙不忙,种双季稻的少了,以种一季稻为主,加上春收经济作物收入可观,又避开了暑日的辛劳,何乐而不为。几亩水稻田大部分村民都包给了种粮大户,旱涝保收,无忧无虑,人在家中避暑,吹空调,喝凉茶,吃西瓜,凉在心里,喜上眉梢。也乐坏了种粮大户,收割机一唱,粮食满仓入库,换来一叠叠钞票塞满了腰包;耕田机一吼,田平如镜,泥烂如浆,播撒了新绿,秋天又丰收在望。此情此景,我总是在想:同样是那里的田,同样是那里的水,同样是那里的人,种田出路大不同。

  我感叹:想过去,种田人辛苦劳作,方能填饱肚子;看今朝,现代农业,优质高产,农民生活充满阳光。

 

  编后语

  炎炎夏日,稻谷飘香,作者将自己所看、所想、所思、所感写下来,通过《星空下》栏目刊出,奉献给读者。文章情感真实,词句朴实无华,细心地记录了现代农业的面貌,正如其所言,如今的粮食种植不仅优质且高产,农民喜笑颜开,生活也充满了阳光。

(编辑:黄梅)